泛联官网>>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商界评论 > 经济学人 >

郎咸平苦追成都妹 全心投入不计成本

时间:2008-06-08 23:26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点击:
分享到:
         经济学家郎咸平(来源:华西都市报)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长江商学院(首席)教授,2003年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沃顿商学院、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香港中文大学首席教授

  郎咸平在小学的时候成绩差得一塌糊涂。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小学五年级时,爸爸拿了一份算术模拟考试的试卷让他做,满分是100分,他认真做下来,只得了5分。由于成绩的原因,郎咸平对自己极度没有认同感,从来没奢想过有个好的未来,他把自己的志向定为“木工”,最大的奢望也只是开个木工厂。            

  直到大学里的一次作弊考试彻底改变了郎咸平的命运。他当时就读于台湾东海大学经济系。其中的微积分课程要求很严,这让成绩不好的郎咸平最为头疼。微积分课一共8个学分,要念两个学期,而且一学期得考4次月考。第一次月考,郎咸平只考了60分,于是第二次月考来临时他就抄同学的试卷,结果被老师抓到了,得了零分。            

  “第一次60分,第二次零分,平均起来是30分。这样的话,第三和第四次月考都要考100分才不会被淘汰。当时都想放弃了。”但后来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郎咸平忽然有一种要好好念书的想法。后来,他每天念书念到半夜二三点,一个月下来,忽然发现自己对学习有了兴趣,每解开一道难题都很有成就感。            

  第三次和第四次的月考,他的平均分竟达99分。郎咸平忽然有了一种自己很聪明的感觉,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从那时起,慢慢开始对学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历史、政治学、军事学和哲学四大科目。似乎从书海中寻回了我的灵魂。大学毕业后考沃顿商学院,托福只考了550,GRE只考1630。为什么他们会收我这个笨蛋呢?因为我当时报的那个商业经济系才开办一年,那年全世界招生10个,可就只报了7个。我一辈子不觉得我聪明,但是我很用功。”            

  [新闻人物]         

  集荣誉争议 一身他只想做个普通人            

  上世纪90年代初,和很多留洋学者一样,心里有段割舍不断的黄河情结,期盼祖国强大,但又对无法参与国内的经济发展而遗憾。于是,郎咸平毅然放弃在美国的一切,决然回到香港。而那时,用他自己的话说,“在美国混得还不错,在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当教授。”给他如此大勇气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有对成都妹子张玮的爱。            

  2000年后,郎咸平正式回国。他此后的人生可谓是风生水起——在北京大学当老师,在证券公司担任顾问,在财经杂志出任学术顾问等等,一份工作的最高月薪达7万元人民币,最低的也有三四万。            

  初见郎咸平,他严肃的面孔可能会让人觉得他很凶。不过,一深入接触会觉得这位教授有点奇怪:只会唱两首歌,《天意》与《无言的结局》,岁数不小却童心未泯,一种孤独感与他如影随形;他喜欢一个人夹着皮包在宿舍与教室之间穿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累了就到办公室静静地看小会儿书,更多的时候在思念他的妻子张玮。他开玩笑说,自己不是一个“坐台”教授,上课永远讲完就走。他落寞地说,没有人关心他,欣赏他的人不多,他都是一个人呆在家看电视。事实上,是因为此期间,张玮不在他身边。            

  郎咸平曾狂狷地对媒体说,要当财经界的谢霆锋,引起了学者们的诟病。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在上海的一档财经电视节目播出后,这个在学者界不受欢迎的“疯子”,在中小投资者中居然比“小燕子”还红。美国一家权威财经杂志称,上海妇女有三大爱好:一是路易威登的包包,第二是卡地亚的手表,第三是郎咸平。郎咸平说他在上海还有点名气,所以他走哪里随时不忘带把梳子,因为他知道观众会和他照相。很多妙龄少女会冲过来找他要签名,甚至还有要电话号码的。            

  他享有这种盛名带来的荣誉,但他又矛盾地解释,“外界虽然给我戴了很多帽子,但是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现在的局势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一种情况。我很担心媒体会把我推向一个神台,我并不是要拿着道德的利剑,来挥砍这些企业家,因为这根本不是我的专业。坦白讲,我的贡献就是用数据说话,仅此而已”。            

  大经济学家是成都女婿,也给成都拿脸,他经常被四川省、成都市政府有关部门邀请来指导四川的经济发展,为四川和成都的经济发展献计献策。同时,他也是成都一张“名片”,他在全世界各地讲学,都要向他的听众介绍成都的发展优势,宣传成都,推广成都。让更多的人到成都投资,让更多的人来成都观光旅游。            

  为做慈善 全职太太要独自创业            

  作为世界知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有着不菲的收入。他在担任大鹏证券研究所顾问时,对方给出的月薪是7万元,而他接受企业邀请讲一堂课的出场费是4万元,身为郎夫人的张玮根本不存在缺钱花以至于出来谋生的情况,倘使她要工作,也完全可以凭借郎夫人这个头衔进大点的公司。然而她为什么会不远千里从香港来到成都,在一几十平方米的方寸小地开店呢?这实在令人好奇。            

  老婆要开店 郎君起初不支持            

  其实最早得知老婆要开店时,郎咸平并不支持,“创业很辛苦的,我们家并不缺钱,你又何苦去吃这个苦呢?”郎咸平多次试图打消张玮开店的念头。但这个成都妹子与生俱来的执着与不怕吃苦的韧性,每每总是让这个四处讲学口才一流的知名经济学家败下阵来。“好吧,我只能支持你了。”最后他拿出几十万元让张玮去实践。            

  其实郎咸平对张玮小店的前景并不看好,但每一提及妻子的名字,这个外界看来桀骜不驯的男子,总是忍不住嘴角上扬,即使是对妻子无奈的谴责,语气中也尽是疼爱与骄傲。最后他对妻子的评价是,“她个性很强,人很执着,又舍得吃苦。”            

  志在做慈善 妻子执意自己创业            

  得到丈夫支持后,张玮才道出了开店的原委,“这些年来,你四处讲课,你的经济理论我也耳濡目染了一些,心里总想着有一天能有个地方让我施展一下拳脚,实践一下从你身上学来的理论知识;而且看你经常捐款给学校里的贫困生,也感染了我,我也想为他们做点什么,但我们毕竟经济能力有限,所以想自己出来开店赚钱,然后办家福利院。”            

  郎咸平听了老婆的话后,很受感动。虽然开业当天他去外地讲课了,不能出席老婆张玮新店的开业仪式,但他时刻都在关心老婆这边的情况。当天远在异地的他不仅给张玮订了花篮,还连续打了好几通电话,甚至还通过朋友转告当天出席开业仪式的媒体记者要全力支持张玮开小店。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